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悠岁月

岁月悠悠,时光如水

 
 
 

日志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2015-06-01 17:43:51|  分类: 文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脑洞历史观 2015-05-27 12:51

上回,脑洞老师给大家介绍了粟裕大将跟王耀武将军的恩仇录。这一次,脑洞老师再次介绍交锋的两位国共名将。

林彪对陈诚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首先介绍国民党的吧。

陈诚,陆军一级上将,人称国民党小委员长。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人。少年时报考保定陆军军官学校。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因为考试成绩差,个子又矮。竟然没有录取。最后还是走了关系才进的校。因为个子不高所以被分到炮兵系,开始学打炮。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毕业之后,陈诚一直坚持老本行打炮,因为打炮打得准,所以一路升迁。尤其受到了蒋介石的器重,在碰到林彪之前,升任十八军上将军长。这个十八军是国民党五大王牌军中最牛逼的一个。堪称是国军王牌军的祖师爷。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十八军是怎么牛起来的呢?王牌军当然是打出来的!

在老蒋的指挥下,先是跟李宗仁打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然后又跟白崇禧打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接着又跟冯玉祥打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再跟阎锡山打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跟国民党的几位大佬过招下来,十八军是打谁谁服气。率先成为了国民党的王牌军队。

在抗日战场上,十八军也是有名的铁军。

1.淞沪会战,18军在罗店力拒日军第3师团。双方拉锯一个月。日军战死数千,罗店血流成河,日军称为“血肉磨坊”。十八军同样伤亡过半,许多团营多次打光又多次补充。但无一人临阵脱逃。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2.长江石碑要塞保卫战,18军死守长江石碑要塞保卫战,11师师长胡琏战前写遗书。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死战之下,保卫这个陪都门户直至日军战败。其间,伤亡日军二万余人。18军亦伤亡一万五千余人。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3.湘西会战,18军与另一抗日铁军74军联手,在雪峰山重挫日军。伤亡日军三万余人。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可见,这个18军是很牛的。而这个18军就是由陈诚一手创立的。陈诚系有个外号叫土木系。这个土木系可不是研究修房子的。而是指十八军以及十八军的主力师十一师。“十八”组成“木”,”“十一”组成“土”。

那么这个又土又木的陈诚碰上外号“大姑娘”的林彪会是什么结果呢?

林彪就不多介绍了。在陈诚调来围攻红军时,林彪已经成了红军之鹰,是实际的战役指挥者。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话说陈诚在跟国民党大佬的交战中打出名声之后,蒋介石就把陈诚调过来,专门对付红军。前面蒋介石搞了二次围剿,都没占到便宜。这次把王牌甩了出来,按老蒋的话说是:“党国兴亡,全看你的了。”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陈诚一出马,果然不同凡响,一连攻击了许多地盘。捷报频传,老蒋喜上眉梢。可搞着搞着,陈诚都累成了马,还是没碰上红军主力。

原来,陈诚这一回是碰上战争艺术家毛主席。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毛主席采用避实击虚的运动战。一直在调动陈诚。一会冷不丁的给陈诚来一拳,陈诚刚反应过来。红军又不见了。在崇山峻岭、田间地头,18军跑了几个月,肥的拖瘦了,瘦的拖死了,也没见到红军主力长什么样。

这第三次围剿,陈诚就没使上劲。心里很不服气。第四次又被蒋介石派了上去。陈诚憋了一口气,一定要跟红军主力较量一次。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只是,陈诚猜到了开头,没想到结尾。

这一把,蒋介石搞了五十万兵马,三路齐进。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可人多不一定力量大。一开始,国民党军队的五十二师、第五十九师冒失急进,被林彪看到了战机。

林彪打仗就像一只潜伏的猎豹,尤其敢于在敌人身边穿插隐蔽,等候战机,战机未到,绝不出现,战机一到,绝不错过。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林彪率领主力埋伏完毕之后,完全不知道已经进入打击目标的敌五十二师毫无防备的过来了。

“打不打?”参谋请示。

“等辎重部队。”林彪冷静说道。

林彪判断敌人如此大部行动,一定会有辎重部队。果然敌五十二师过去之后,敌人的辎重部队也过来了。

“打吧?!”参谋再次请示。

“等护卫团。”

林彪潜伏不动,一直等所有的敌军进入伏击圈后,林彪才发起总攻。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三小时之后,全歼敌五十二师。也不算全歼吧,52师有个旅大部分逃脱,逃脱的原因不是跑得快。而是起得晚。旅长头上晚上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搞得早上起不来。所以迟到了四个小时,就没进入伏击圈,最终逃了出去。

所以说,早起的虫子被鸟吃是实践证明的金科玉言啊。同志们。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刚打完五十二师,战场还没清扫呢,附近隔了一座山前行的五十九师听到枪声大作,连忙跑过来看热闹。围观是不受欢迎的,酱油党五十九师被林彪顺手逮住猛揍。五十九师也基本被全歼。

这场战役称为黄陂大捷。称得上谈笑之间,灰飞烟灭了。缴获的物资更多了。很多红军士兵一人要背三支枪。连朱德本人都背了一杠重机枪的枪管。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陈诚对于这场失败倒不是很看重,毕竟五十二师,五十九师只是临时拼凑的一只偏师,并不是主力。陈诚下令他的主力十一师继续前行,与红军决战。

十一师师长萧乾也很豪气,下令让士兵多带绳索,好捆绑红军俘虏。

好嘛,那就来嘛。

很快,陈诚通过飞机找到了红军主力,马上下令追击。

当时陈诚的部队有两个纵队,二纵队尚未接敌,所以也不知道厉害,忙着抢功,一下就冲到了前面,跟第一纵队拉开了一百多里的距离。

第一纵队是谁呢?就是前面被打残的,刚回家补了蓝加了血继了一条命的五十二师跟五十九师。外加最牛的“土”字号十一师。

敌军二纵队在小部红军的带领下越走越远,而林彪则在一个叫草台岗的地方等着11师这个王牌国军。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按原计划,红军准备三个军团围歼11师。可因为道路不畅,两个师没有按时汇合。林彪当机立断,不等人了,开饭!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最终,林彪集结三个军团,以五倍的兵力优势围攻11师,11师因为装备先进,也打得十分勉强,但关键时刻,两个迟到的红军师赶到战场,最终一战定胜负。11师,这个王牌师几乎全歼。

师长萧乾因为大败,无面见人,举枪自杀,一枪打头,一枪打肚子,竟然都打偏了。早知道用当日准备的绳子上吊岂不稳妥?最后萧乾还是不治身亡。

十八军是出人才的地方。里面号称有四大金刚,十三太保。十一师后面的师长更有一些让粟裕都感到头疼的暴走一族。这些人,脑洞老师以后再说。

且说陈诚在指挥所听闻11师被歼消息,当场抱头痛哭。有没有哭昏在厕所里,脑洞老师就不知道了。反正,陈诚两天都没出门。

陈诚向来自视甚高,曾经放言:十八军出马,共军必败无疑!

其实红军那时也不白给,部队壮大,完全可以进军大军团做战,这是陈诚没有想到的。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这一次,陈诚终于为自己的傲慢交了学费。但交一次学费就够了吗?

接下来,我们讲陈诚与林彪的第二次火星地球般的碰撞。下一次,那就不是一个师的事情了。

敬请期待东北虎王再战陈三昌。

名将对名将,林彪下手太狠,对方被打得哭晕在厕所里 - 好学 - 悠悠岁月

东北虎王当然就是拥有诸多东北虎将的林彪。至于陈诚为啥叫陈三昌呢?留着下回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