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悠岁月

岁月悠悠,时光如水

 
 
 

日志

 
 

【转载】有些经济学家捞钱误国误民  

2013-01-08 23:12:05|  分类: 娱乐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青春不再出发《有些经济学家捞钱误国误民》
有些经济学家捞钱误国误民
 
图为邹恒甫 图为邹恒甫

  “狂人”经济学家邹恒甫日前在国际权威排行榜中成为“全球最强华人经济学家”

  他接受本报专访出“狂言”指责国内经济学界水平低下、信口开河,某些人不务正业

  “祝贺邹恒甫5月排在Ideas&RePEc第146名,全世界华人第一!”昨天凌晨,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邹恒甫在个人博客上用大字号公布了这一最新消息。作为新中国第一个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长江学者、中组部“千人计划”入选者,邹恒甫是个不折不扣的“狂人”,少年得志的他时常郑重其事地自称“中国经济学第一人”。

  82岁的吴敬琏比他晚一年去美国,他就说吴敬琏是他的“小师弟”;他本人为世界银行(微博)服务了24年,他就拿60岁的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开涮,说“他是我的晚辈”。他不爱上媒体,最看不惯江湖上那些“走穴捞钱”的所谓“经济学家”,指责他们不学无术、误国误民。吴敬琏一直炮轰“权贵资本”,其实他本人就是“权贵”,不然他为什么要给“权贵资本”当独立董事、白拿高薪?张维迎经常骂“垄断”,那他为什么要去垄断央企当独立董事、白拿高薪?

  “嬉笑怒骂”,邹恒甫用这种独特的话语方式得罪了一大批人,也引导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观察这个风光、复杂的圈子。“我的话很难听,你自己看着办。”在采访之前,他用湖南口音给记者打了支“预防针”。

  “张维迎排在25000名开外”

  记者:作为“老大”,似乎你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不仅是你,其他排名靠前的华人经济学家在国内的知名度都比较低。

  邹:他们都很“忙”,我却很“闲”,除了上课、看书、写文章,我没事干。我一般不接受采访,不爱跟媒体打交道,这一次算个例外。榜单上排名靠前的华人经济学家,在国内的知名度都比较低,我只能说这太遗憾了,他们的研究成果都很棒。在国内名气很大的张维迎,在这份榜单上排名25000名开外。吴敬琏、茅于轼、樊纲……这些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甚至“没敢”上榜,因为成果拿不出手,怕名次太低、丢人,所以他们集体抵制这项排名。

  “他们10多年没搞学术了”

  记者:你以前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作过,你对你北大的老同事毫不嘴软呀。

  邹:这要看是谁,比如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院长蔡洪滨,我经常公开骂他。但客观地说,他的学术水平还不错,至少还值得我去骂,在Ideas&RePEc的“中国大陆经济学家排行榜”上他大概能排到第五名左右,在全世界3万多名经济学家中也属于最有实力的那“9%”。

  张维迎这辈子已经没学术前途了,以后只能在社会上胡混了。大概从2000年开始,张维迎、陈志武(微博)和郎咸平(微博)……这些人就都没再搞学术了。

  郎咸平曾经很有学术影响力,写过一些国际顶级水平的学术文章,他在Ideas&RePEc榜单上一度排进了前100名,但他这10年来原地踏步,不进则退,现在已经落到了1000名开外。(注:郎咸平5月份的最新排名是第1050名,在华人经济学家中排名第10。)

21世纪网独家报道 邹恒甫(微博)从来都是一个话题性的人物。

他骂张维迎是九流经济学家,而吴敬琏是不入流的;他在给北大的公开信里,又揭露了学术圈子里的种种内幕;他从来不吝啬“显摆”才华,用陈寅恪“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来形容自己。但同时,他又鲜见媒体、不上电视——“宁愿用更多的时间来讲课、批改论文”。

邹恒甫198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1989年获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回国后在武汉大学创办了国内首家现代经济学教育试验田——“武汉大学经济科学高级研究中心”(简称IAS)。2007年,被时任北大光华校长张维迎辞退的事件,掀起了“行政干预学术”的争论。现在,邹恒甫在中央财经大学任院长。虽已进入“知天命”的年纪,其“大炮”作风却愈发强烈,借助微博平台对“大学官僚化”等种种教育弊端猛烈“开火”。

此次,21世纪网推出独董系列专题,用邹恒甫的话说就是与他的想法“合拍了”。从骂学者“以爱国名义敛财”到批判“自主招生”的黑幕,邹恒甫在接受21世纪网采访时仍旧不改“犀利”本色。他说:“真正有本事的人不需要融入社会,要让社会适应我”。

谈独董:“独董当惯了,就成了走狗”

21世纪网:这次21世纪网推出的独董系列专题引起了很大反响,您怎么看独董在上市公司中的作用?

邹恒甫:独董根本没起到应该起的作用,当惯了独董的人都是走狗,特别会保护大股东的利益。你看这些明星独立董事其实总是缺席的,通常都委托给大董事投票。

美国是只有独立董事、德国只有监事会,我们两个都有,但哪个都没起作用。监事会养了一大批原来政府的官僚,我们的独董就特别像曹操的“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曹操设立这两个军衔以便发掘坟墓、盗取财物充军饷,现在公司的独立董事拿着企业的钱站在大股东那边。

21世纪网:学者当独立董事,会存在着怎样的“身份冲突”?

邹恒甫:里面的利益冲突非常多。钱颖一既是央行货币委员会的委员,又是工行的独董。央行的利息、货币政策以及汇率等等都是出自他们的决策建议,能不带偏向、没有影响吗?更不用说蔡洪滨、张维迎这样任职5—6家公司独董的,都违反了“北大领导兼任独董不超过2个”的规定。

21世纪网:教授违规没有相应的处罚与监管吗?

邹恒甫:北大光华内部是有监督的,但是现在厉以宁也不太管事,蔡洪滨的独董身份之前也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他也不辞职。

21世纪网:您觉得怎么解决现在独董的问题?

邹恒甫:让小股东自己选独立董事出来,使他们的话语权与大股东是等价的。我说的不是指那种持有3%、5%股份的人,这个的持股比例其实也算是很多了,我指的是0.1%或者千分之一的真正小股东。但其实,现在整个体制都是这样,国企都太霸道横蛮了,那些上市公司都很嚣张,不给小股东说话的权利。

谈学者:“在中国,想出成果就别跟学者打交道”

21世纪网:您一直都在抨击“学术官僚化”,但现在情况似乎越来越糟糕?

邹恒甫:我上大学的时候,大学里面对教授是极度的尊重,校长对他们是很客气的,大家经常可以跟领导争的面红耳赤,还可以带着训斥的口吻去给领导讲报告。

但是现在,大学内的“衙门”气越来越浓,书记,校长,院长,系主任都想当官,没人愿意踏踏实实做学问。国内大学教授拼命给EMBA上课,期待高管的亲睐,期待学生关注,卖EMBA文凭混到独董位置。

在中国,越不与学者打交道越出成果。跟政府、企业打交道,学问会越做越坏。

21世纪网:当年您被张维迎辞退时、还有前几个月给蔡洪滨,都发了公开信?

邹恒甫:我发了很多封公开信,不止这两个。用行政的手段来打压教授,这是很可笑的,在国外绝无仅有的。中国教授被院长、书记压得太死了,同时自己又很贱,他们既对当官的恐惧,自己也不清白。中国人是很分裂的,一边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一边又说“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一边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边说“各家自扫门前雪”,不知道这个民族到底要什么。

21世纪网:这些信引起了很大反响,但并没有得到当事人的回应,您的目的是什么?

邹恒甫:我并不是要他们给我回应。我是想让中国老百姓知道,真正有本事的教授是可以跟机构抗衡的,而且每封信都打中了他们的死穴,让这些机构通通闭嘴!我到哪里都能找到工作,生活过的很好,不会怕这些东西。

21世纪网:您在微博上反复提到Ideas/RePec排名,这是个怎样的排名?

邹恒甫:这是美联储搞的排名,每个月更新一次,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排名。前十名都是诺贝尔奖得主。我在第191名,但是张维迎他们排名的好几万以外的。可Ideas/RePec排名只记1500名以内。这很不容易。你想想,一个系有50个教授,100个系都5000人了,更不用说全世界的大学。

21世纪网:国外为什么更容易出独立学者呢?

邹恒甫:国外的学术环境都非常的纯粹,各方给的支持也非常多,学者可以专心致志的做学问。没亲自置身其中根本不能体会那种氛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谈教育:“自主招生就是揽财手段”

21世纪网:您一生致力于教育工作,怎么看现在的教育体制?

邹恒甫:现在北大清华搞的自主招生是极度黑暗的,院长、副院长、招生主任都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一个学生有时会花100万去托关系。中学校长也是非常丰厚的,比大学还黑暗。中国教育就是最大的官僚体系。

21世纪网:可是很多人都说这是从跟国外先进的教育形式接轨?

邹恒甫:美国虽然也有一些”后门“,但总体来说是比较健康和纯正的。一些从美国回来的人就开始宣扬“哈佛大学都有面试推荐,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呢?”但实际上,我们不像美国,都没有完善的民主监督机制,这样的“推选制度”,只能给暗箱操作提供机会,使中国教育最后一道公正的防线都给攻破了。

谈自己:“我不需要适应社会,要让社会适应我”

21世纪网:您言论的大胆总是会成为争议人物,有人说您是学者界的“犀利哥”,您没想过不要得罪这么多人?

邹恒甫: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说我高调得罪人,是因为我在学术上面是很较真的、头破血流都不怕。同时我也低调,我不愿意接触媒体。我宁愿把时间花在给我的学生上课、改论文上面。朱民当过我六年的助手、郎咸平(微博)当过三年的助手,我从1988年就给中国政府支招,林毅夫曾经评价我说,邹恒甫一个人对中国经济学的贡献就超过任何机构。但是我不愿意当官,也没任何党派。

21世纪网:不会觉得这样的性格有点脱离现实、不融于社会吗?

邹恒甫:我不需要融于社会,应该让社会适应我,这才是有本事的人。想让我同流合污、入乡随俗是不可能的。

我的处事风格就是“非黑即白”的,从来不走中间路。凡是跟我接触的人,要么就是很恨我、要么就是很喜欢我,也是两个极端。我今年才50岁,比张维迎、吴敬琏他们年轻多了,但是学术上比他们都强,所以他们都很怕我的。

21世纪网:怎么看待外界对您的质疑?

邹恒甫:我很奇怪,教授为什么怕人家质疑呢?如果自己有真本事,做的没问题,就不用怕。

网上抨击张维迎、吴敬琏的人很多,但是对我的抨击很少,最多说我狂妄一点,但实际上我也不狂妄,我都说自己是“三流学者”,当然,像张维迎是九流学者,吴敬琏就不入流了。

21世纪网:自从开了微博之后,您一直很活跃,但是为什么只关注了谢丹阳一个人?

邹恒甫:我微博才开了1个月多一点点,但是写了一些评论还挺有意思的。我总是在微博上攻击别人,而谢丹阳是真正搞学术的,我们两个的内容平衡一下。很多人也让我关注,包括很多媒体,但是我不想站在任何立场上,所以我索性都不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