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悠岁月

岁月悠悠,时光如水

 
 
 

日志

 
 

【引用】哈佛大学“幸福课” (附视频)  

2012-05-21 14:28:18|  分类: 教育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人意料,2006年哈佛最受欢迎的选修课是“幸福课”,听课人数超过了王牌课《经济学导论》。教这门课的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讲师泰勒·本-沙哈尔。

  在一周两次的“幸福课”上,本-沙哈尔没有大讲特讲怎么成功,而是深入浅出地教他的学生,如何更快乐、更充实、更幸福。

  本-沙哈尔自称是一个害羞、内向的人。“在哈佛,我第一次教授积极心理学课时,只有8个学生报名,其中,还有2人中途退课。第二次,我有近400名学生。到了第三次,当学生数目达到850人时,上课更多的是让我感到紧张和不安。特别是当学生的家长、爷爷奶奶和那些媒体的朋友们,开始出现在我课堂上的时侯。”

  本-沙哈尔成了“哈佛红人”。校刊和《波士顿环球报》等多家媒体,报道了积极心理学课在哈佛火爆的情景。

  “幸福课”为何会在哈佛大受欢迎?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 ?

  “我曾不快乐了30年。”本-沙哈尔这样说自己。

  他也是哈佛的毕业生,从本科读到博士。在哈佛,作为三名优秀生之一,他曾被派往剑桥进行交换学习。他还是个一流的运动员,在社团活动方面也很活跃。但这些并没有让他感到持久的幸福。他坦言,自己的内心并不快乐。

  “最初,引起我对积极心理学兴趣的是我的经历。我开始意识到,内在的东西比外在的东西,对幸福感更重要。通过研究这门学科,我受益匪浅。我想把我所学的东西和别人一起分享,于是,我决定做一名教师。”

  在本-沙哈尔第二次开设“幸福课”的2004年,哈佛校报上有一篇报道:《学校面临心理健康危机》,标题下的导语说:在过去的一年,绝大多数学生感到过沮丧和消沉。文章引述了一位学校舍区辅导员写给舍区主管的信。

  “我快覆没了。”这位辅导员写道。在他分管的舍区内,有20个学生出现了心理问题。一个学生因为严重焦虑而无法完成学期作业;另一个学生因为精神崩溃而错过三门考试……舍区主管把这封信转给了哈佛校长,并强调该舍区的问题并不是特例。

  一位曾患严重焦虑和情绪紊乱的哈佛毕业生说:大多数哈佛学生还没意识到,即使那些表面看来很积极、很棒的学生,也很有可能正在被心理疾病折磨着,即使你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也未必意识到他有心理问题。

  “在内心深处,我经常觉得自己会窒息或者死去。”这名学生说。她时常不明原由地哭泣,总要把自己关起来才能睡觉。她看过几个心理医生,试过6种药物,休学两个月,来应付自己的心理问题。“我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哈佛精神病患者。”她这样描述自己。

  有个名叫玛丽亚的哈佛女生,在宿舍内自杀,年仅19岁。她的室友回忆说:就在自杀前一晚,玛丽亚和班里同学谈论天气时,还表现得十分开心的样子。“她看起来很好。她在听音乐,调子好像还很欢快。”

  哈佛一项持续6个月的调查发现,学生正面临普遍的心理健康危机。调查称:过去的一年中,有80%的哈佛学生,至少有过一次感到非常沮丧、消沉。47%的学生,至少有过一次因为太沮丧而无法正常做事,10%的学生称他们曾经考虑过自杀……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这是令许多美国人深感困惑的问题。据统计,在美国,抑郁症的患病率,比起20世纪60年代高出10倍,抑郁症的发病年龄,也从上世纪60年代的29.5岁下降到今天的14.5岁。而许多国家,也正在步美国后尘。1957年,英国有52%的人,表示自己感到非常幸福,而到了2005年,只剩下36%。但在这段时间里,英国国民的平均收入却提高了3倍。

  
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到底追求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本-沙哈尔坚定地认为: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标准,是所有目标的最终目标。

  “人们衡量商业成就时,标准是钱。用钱去评估资产和债务、利润和亏损,所有与钱无关的都不会被考虑进去,金钱是最高的财富。但是我认为,人生与商业一样,也有盈利和亏损。

  “具体地说,在看待自己的生命时,可以把负面情绪当作支出,把正面情绪当作收入。当正面情绪多于负面情绪时,我们在幸福这一‘至高财富’上就盈利了。

  长期的抑郁,可以被看成是一种‘情感破产’。整个社会,也有可能面临这种问题,如果个体的问题不断增长,焦虑和压力的问题越来越多,社会就正在走向幸福的‘大萧条’。”

  一项有关“幸福”的研究表明,人的幸福感主要取决3个因素:“遗传基因、与幸福有关的环境因素以及能够帮助我们获得幸福的行动。而积极心理学,可以帮助人们活得更快乐、更充实。幸福,是可以通过学习和练习获得的。”

  本-沙哈尔说:“我知道它是可行的,因为,它已深深地帮助了我。”

  我们的很多课,都在教学生如何更好地思考、更好地阅读、更好地写作,可是为什么就不该有人教学生更好地生活呢?把艰深的积极心理学学术成果简约化、实用化,教学生懂得自我帮助,这是本-沙哈尔开设“幸福课”的初衷。

  
幸福,应该是快乐与意义的结合

  让本-沙哈尔对幸福的理解,发生根本转变的起因,是他早年的一次重要经历。

  16岁那年,在以色列长大的本-沙哈尔,获得了全国壁球赛的冠军。在长达5年的训练中,空虚感如影相伴,他一直觉得生命中缺少了什么。虽为此闷闷不乐,但他仍坚信:无论身体或心理都要坚强,才能最终取胜;而胜利,一定会带来充实感,也能让自己最终幸福。

  终于,本-沙哈尔如愿以偿,夺冠后的他欣喜若狂,和家人、朋友举行了隆重的庆贺。那时,他对自己的理念更加深信不疑:成功可以带来快乐,过去所受的种种苦痛,都是值得的。

  “可就在那天晚上,睡前我坐在床上,试着再回味一下无限的快感。可是突然间,那种胜利的感觉,那种梦想成真的喜悦,所有的快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的内心,忽然又变得很空虚,只有迷惘和恐惧。泪水涌出,不再是喜极而泣,而是伤心难过。在如此顺意的情况下,尚不能感到幸福的话,那我将到何处,去寻找我人生的幸福?”

  他极力让自己镇定,并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神经过敏。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仍没有找回快乐;相反,内心的空虚感越来越重。慢慢地他发现:胜利,并没为他带来任何幸福,他所依赖的逻辑彻底被打破。“从那时起,我开始对一个问题非常着迷:如何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本-沙哈尔注意观察周围的人,谁看起来幸福,他就向谁请教。他读有关幸福的书,从亚里士多德到孔子,从古代哲学到现代心理学,从学术研究到自助书籍等等。最后他决定去大学主修哲学和心理学。

  他的幸福观,逐渐清晰起来:幸福,应该是快乐与意义的结合。

  “一个幸福的人,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可以带来快乐和意义的目标,然后努力地去追求。真正快乐的人,会在自己觉得有意义的生活方式里,享受它的点点滴滴。”

  本-沙哈尔竟然从汉堡里,总结出了4种人生模式。

  当年,为了准备重要赛事,除了苦练外,他须严格节制饮食。开赛前一个月,只能吃最瘦的肉类,全麦的碳水化合物,以及新鲜蔬菜和水果。他曾暗中发誓,一旦赛事完了,一定要大吃两天“垃圾食品”。比赛一结束,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到自己喜爱的汉堡店,一口气买下4只汉堡。当他急不可待地撕开纸包,把汉堡放在嘴边的刹那,却停住了。因为他意识到,上个月,因为健康的饮食,自己体能充沛。如果享受了眼前汉堡的美味,很可能会后悔,并影响自己的健康。望着眼前的汉堡,他突然发现,它们每一种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味,可以说,代表着4种不同的人生模式。

  第一种汉堡,就是他最先抓起的那只,口味诱人,但却是标准的“垃圾食品”。吃它等于是享受眼前的快乐,但同时也埋下未来的痛苦。用它比喻人生,就是及时享乐,出卖未来幸福的人生,即“享乐主义型”;第二种汉堡,口味很差,里边全是蔬菜和有机食物,吃了可以使人日后更健康,但会吃得很痛苦。牺牲眼前的幸福,为的是追求未来的目标,他称之为“忙碌奔波型”;第三种汉堡,是最糟糕的,既不美味,吃了还会影响日后的健康。与此相似的人,对生活丧失了希望和追求,既不享受眼前的事物,也不对未来抱期许,是“虚无主义型”;会不会还有一种汉堡,又好吃,又健康呢?那就是第四种“幸福型”汉堡。一个幸福的人,是即能享受当下所做的事,又可以获得更美满的未来。

  不幸的是,据本-沙哈尔观察,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人,都属于“忙碌奔波型”。

  
人们习惯性地去关注下一个目标,而常常忽略了眼前的事情

  本-沙哈尔经常讲“蒂姆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晃动着许多人熟悉的影子。

  蒂姆小时候,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但自打上小学那天起,他忙碌奔波的人生就开始了。父母和老师总告诫他,上学的目的,就是取得好成绩,这样长大后,才能找到好工作。没人告诉他,学校,可以是个获得快乐的地方,学习,可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因为害怕考试考不好,担心作文写错字,蒂姆背负着焦虑和压力。他天天盼望的,就是下课和放学。他的精神寄托就是每年的假期。

  渐渐地,蒂姆接受了大人的价值观。虽然他不喜欢学校,但还是努力学习。成绩好时,父母和老师都夸他,同学们也羡慕他。到高中时,蒂姆已对此深信不疑:牺牲现在,是为了换取未来的幸福;没有痛苦,就不会有收获。当压力大到无法承受时,他安慰自己:一旦上了大学,一切就会变好。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蒂姆激动得落泪。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现在,可以开心地生活了。但没过几天,那熟悉的焦虑又卷土重来。他担心在和大学同学的竞争中,自己不能取胜。如果不能打败他们,自己将来就找不到好工作。

  大学4年,蒂姆依旧奔忙着,极力为自己的履历表增光添彩。他成立学生社团、做义工,参加多种运动项目,小心翼翼地选修课程,但这一切完全不是出于兴趣,而是这些科目,可以保证他获得好成绩。

  大四那年,蒂姆被一家著名的公司录用了。他又一次兴奋地告诉自己,这回终于可以享受生活了。可他很快就感觉到,这份每周需要工作84小时的高薪工作,充满压力。他又说服自己:没关系,这样干,今后的职位才会更稳固,才能更快地升职。当然,他也有开心的时刻,在加薪、拿到奖金或升职时。但这些满足感,很快就消退了。

  经过多年的打拼,蒂姆成了公司合伙人。他曾多么渴望这一天。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他却没觉得多快乐。蒂姆拥有了豪宅、名牌跑车。他的存款一辈子都用不完。

  他被身边的人认定为成功的典型。朋友拿他当偶像,来教育自己的小孩。可是蒂姆呢,由于无法在盲目的追求中找到幸福,他干脆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眼下,用酗酒、吸毒来麻醉自己。他尽可能延长假期,在阳光下的海滩一呆就是几个钟头,享受着毫无目的的人生,再也不去担心明天的事。起初,他快活极了,但很快,他又感到了厌倦。

  做“忙碌奔波型”并不快乐,做“享乐主义型”也不开心,因为找不到出路,蒂姆决定向命运投降,听天由命。但他的孩子们怎么办呢?他该引导他们过怎样的一种人生呢?蒂姆为此深感痛苦。

  为什么当今社会有那么多“忙碌奔波型”的人呢?本-沙哈尔这样解释:因为人们常常被“幸福的假象”所蒙蔽。

  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是这样的:假如孩子成绩全优,家长就会给奖励;如果员工工作出色,老板就会发给奖金。人们习惯性地去关注下一个目标,而常常忽略了眼前的事情,最后,导致终生的盲目追求。

  然而一旦目标达成后,人们常把放松的心情,解释为幸福。好像事情越难做,成功后的幸福感就越强。不可否认,这种解脱,让我们感到真实的快乐,但它绝不等同于“幸福”。它只是“幸福的假象”。

  这就好比一个人头痛好了之后,他会为头不痛而高兴,这是由于这种喜悦,来自于痛苦的前因。“忙碌奔波型”的人,错误地认为成功就是幸福,坚信目标实现后的放松和解脱,就是幸福。因此,他们不停地从一个目标奔向另一个目标。

  在本-沙哈尔看来,寻找真正能让自己快乐而有意义的目标,才是获得幸福的关键。

  
他们把物质与财富,放在了快乐和意义之上

  在课堂上,本-沙哈尔不断地向听讲者发问:

  我们可以不停地追问“为什么”,来反思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可以是大房子、升职或任何其他的目标。看看要问多少个“为什么”,才能落到“幸福”的追求上?问问自己,我做的事情,对我有意义吗?它们给我带来了乐趣吗?我的内心,是否鼓励我去做不同的尝试?是不是在提醒我,需要彻底改变目前的生活?

  本-沙哈尔的哲学老师在他毕业时,给了他一点忠告:“生命很短暂,在选择道路前,先确定自己能做的事。其中,做那些你想做的。然后再细化,找出你真正想做的。最后,对于那些真正、真正想做的事,付诸行动。”

  本-沙哈尔也这样教他的学生,如何寻找能发挥自己优势和热情的工作。

  用以下3个关键问题,先来问问自己:一,什么带给我意义?二,什么带给我快乐?三,我的优势是什么?并且要注意顺序。然后看一下答案,找出这其中的交集点,那个工作,就是最能使你感到幸福的工作了。

  10多年前,本-沙哈尔遇到过一个年轻人。他是一名律师,在纽约一家知名公司上班,并即将成为合伙人。坐在他的高级公寓里,中央公园的美景一览无余。年轻人非常努力地工作,一周至少干60个小时。早上,他挣扎着起床,把自己拖到办公室,与客户和同事的会议、法律报告与合约事项,占据了他的每一天。当本-沙哈尔问他,在一个理想世界里还想做什么时,这名律师说,最想去一家画廊工作。

  “难道说,现实世界里找不到画廊的工作吗?”年轻人说不是的。但如果在画廊工作,收入会少许多,生活水平也会下降。他虽对律师楼很反感,但觉得没其他选择。

  因为被一个不喜欢的工作所捆绑,所以他每天并不开心。在美国,有50%的人对自己的工作不甚满意。但本-沙哈尔认为,这些人之所以不开心,并不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而是他们的决定,让他们不开心。因为他们把物质与财富,放在了快乐和意义之上。

  “金钱和幸福,都是生存的必需品,并非互相排斥。”他说。

  他进一步说,通常在越感兴趣的事情里,人就越能发挥自己的天赋,越能做得持久。人一旦有了热情,不但动机坚定,连做事效率也会提高。举例讲,一个热爱学习的学生,可以在学习中享受创造的愉悦,而这快乐的成果,还可以帮他取得好成绩,助其获得未来的幸福。在亲密关系中也一样,两个人共享着爱情的美好,并促进彼此的成长和发展。

  许多研究表明,一个幸福的人,在生活的各个层面上都会很成功,包括婚姻、友谊、收入、工作表现以及健康。幸福与成功,存在强烈的相互作用,无论是工作上还是感情上的成功,可以带来幸福;而幸福本身,也能带来更多的成功。

  本-沙哈尔总结出这样3种工作境界:赚钱谋生、事业、使命感。

  如果只把工作当成任务和赚钱的手段,就没有任何的个人实现。这样每天去上班,只是必须而不是想去,他所期盼的,除了薪水,就是节假日了;把工作当事业的人,除了注重财富的积累外,还会关注事业的发展,如权力和声望等。他们会关心下一个升职的机会,期望从副教授到终身教授、从教师到校长、从职员到主管、从编辑到总编辑;假如,把工作当成使命,那工作本身就是目标了。薪水、职位固然重要,但他们工作,是因为他们想要做这份工作,动力源自内心。工作是一种恩典,而不是为人打工。他们对工作充满热情,在工作中自我实现,获得充实感。他们的目标,正是自我和谐的目标。

  有一项研究,是针对医院清洁工的。一组人觉得自己的清洁工作很无聊,没啥意义;但另一组人,觉得很有意义,做得很投入。他们与护士、病人以及家属交谈,想办法让医院员工、病人舒适。他们看待工作的角度更高,并在其中找到了意义:我不仅仅是个倒垃圾和洗衣服的人,正是我的工作,让医院正常运转,帮助病人更快地康复。

  就像第二组人,由于在日常工作中找到了使命感,因而从中也得到了更多的意义和快乐,他们与服务对象的关系,也不再是简单的金钱关系。有时候,人们并没有换工作,或改变工作环境,他们所做的,只是赋予了工作本身更多的意义,从中发现乐趣,因而也提升了幸福感。

  可以想像,一个因为家长的压力而学法律的人,是无法在其中找到长久快乐的;相反,如果是基于对法律的热爱而成为律师的话,那他在维护公义的同时,也会觉得很幸福。

  “一个在工作中找到意义与快乐的投资家,一个出于正确动机的商人,绝对要比一个心不在焉的和尚,高尚和有意义得多。”本-沙哈尔笃定地说。

  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事里找到意义。如创业、当义工、抚养子女、行医、甚至是打家具。重要的是,选择目标时,必须确定它符合自己的价值观、爱好,符合自己内心的愿望,而不是为了满足社会标准,或是迎合他人的期待。“真我的呼唤”,就是使命感。

  “那真是神奇的时刻。”本-沙哈尔用一段话,描述这种美妙的体验:我甚至形成了一种迷信,世上确实有看不见的力量在帮我。只要你追随自己的天赋和内心,你就会发现,生命的轨迹原已存在,正期待你的光临,你所经历的,正是你应拥有的生活。当你能够感觉到自己正行走在命运的轨道上,你会发现,周围的人,开始源源不断地带给你新的机会。

  “在追求有意义而又快乐的目标时,我们不再是消磨光阴,而是在让时间,闪闪发光。”

  
我也有不快乐的时刻,因为我们是人

  一天,在哈佛的食堂,有个学生走到本-沙哈尔面前,问他:你就是那个教人如何快活的老师吧。学生接着又说:你要小心,我的室友选了你的课,如果哪天我发现你并不快乐,我就要告诉他,别再上你的课。本-沙哈尔看着这个学生,笑着道:没关系,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也有不快乐的时刻,因为我们是人。

  “总有人问我,你能帮我消除痛苦吗?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态度来对待痛苦。痛苦,是我们的人生经验,会让我们从中学到很多。人生的成长和飞跃,经常发生在你觉得非常痛苦的时刻。”

  漫漫人生,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会面临悲伤的时刻,比如经历失败或失去,但我们依然可以活得幸福。事实上,期盼无时无刻的快乐,只会带来失望和不满,并最终导致负面情绪的产生。

  一个幸福的人,也会有情绪上的起伏,但整体上,能保持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他经常被积极的情绪推动着,如欢乐和爱;很少被愤怒或内疚,这些负面情绪所控制。快乐是常态,而痛苦都是小插曲。

  刚开始讲“幸福课”时,本-沙哈尔很想扮演一个无所不知、幽默的人,一个完美的导师,为此,他特地跑到喜剧演员培训班学习。但他不是那种能开激烈的玩笑,做夸张dc本-芏唷H松某沙ず头稍荆7遥.c剩51="_blank" hidefocus一家画廊埂漫漫人生,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h多【笆钦庋襛t第姨取K1弁饣な俊⒈Γ隹湔興揖杀苊还叵鞯笔即害幕鶥R>正确害幕
一段每次都很系氖,怕刚抗叵面具下比一个续6盖感峁本-筛悚作道他△当蚀。 害幕某R>正确伤害幕
苌傥蠢甘Φ奶瑚立⑾郑钱蒂乃’叫腋里整除Φ奶走睦硝永远走≡瘿匾右荒路。打啃蘅纬型椿露比一个人校辖普勰プ比一个人校R> Φ奶×四上有秆回韧耐嫘饭庑搜狃鞘逼。

  用以下3个剐一脂先来问问籽Щ徜他"BR>正那酞 >吭床欢断茸校酞摆脱“隹湔桓鲂种美龆ò学会筒宦虑的态度。他经常盉R><一碘是本<亲欲特地跑敌换龅教,因为我没管把的碳蚧家L跣√縩> U饬咳松奈R>  薄1.遵-摄姑小  : 闵对妓强叫腋掷秩捷径拔史墙耐嫘总R><抑获嫡范是惩不侣福导水枚酝不峦哀福担碜∧闶υ谛仑?膜作挪桓鲈拢荒艹宰钍4.渌R>全茸琶人: 的起胱龀乱、目炖  e="男了rel次涤纳课”整体把沟ィ回韧之势和允校僖偶镀诖失落的仕久快
⒁馑承颉D诰做些式画绾位な俊帷R蚋呒点的态度。他经常5.简化Γ: 家长蚁总杖耍馐潜这颐事多暮罕げ5嫉辏有赖谝你醋耪太挥谢课胶芏梢耪太挥谢 <系至旧比范驳开心L取K18.慷慨: У木赫炖值钱枪わ谧呦蚋囊太挥钱而乙蛭囊太挥low"ǎ震学生意味着你す-沙一段给予R>⊥,退艿剑不屎堡诖幸盟当贾赂因而匾福较簿贾赂翰墓饬助R>栈当贾赂因而R>较簿薪打其接、更好-沙每态度。他经常9.敢: 勇气旁诹丝,陡5,l="n心怀陡5,仍好媲向橇恕态度。他经常10.表达感激: Γ究那酞把炖值郑ニ、腋#虎性诹等加貌切ィ理所
 Α!旁诹会梦颐拿攻读wanB芡Φ乃认东斓1国|课 大铱吸舷诠幸福课⑶恕态度。他经常鄙。学生襟多数巡绝辛粝娄的獭的史蠢∫饧孔印⑸盎蛉魏碌幕篇  他的0人卟恕 他揖有骸Ⅲ极弟学?炖试图 t你重焦些  炙郸尤嗣R>欢系卮ぃ焕硪缴在教从记‘感恩簿〖父  最大Π伞娜ゴ簿贾乱档写保灰
感激∫盟逼。富Α!之四愕听课耶冥想’恕 词簿贾耍以琶鹊ε己的У木赫梢元先坟快乐的它辍
玫乩⒚异的故孪ゴ簿在本ぷ魇。富生命蚁爰一啵梗她幸福课率瞪惹椋#撸伞Q梗、利会窒梦腋Γ位突岣5会窒嘎惹椋它嵘肴ィ、芯醯┠阆胱龈呒一献⒁碳炔弟学视搅寺年,在以色列长也嵘肴逼。

  憔助教型纯惹椋褪侨跟蹋蛭颐鞅旧碛氐嘏艿以RONG男拧4年#。 出先愤自一滴颐纯痊多暮一段铱文善幕某"男曾暗⑺摺⒛图戍做的4能细鋈硕挤较蚓每旖剐┣在汤会核履⒂暮茗不是文东伪啤:员刮恢铁,墓ぷ腋?纬銮诮今蘯llo在95%相跋一段R>  ONT肟本"拿教,炊悸踝糯禾烀鳎驳6个月兆永铮悦挥陶饷趴2骸 Q埔件="h。 恕P萨默斯馨R>欢久人之语“女人先搜男种美付埔⒆盂值遣代妓ぷ鳎去患偃萨默斯闯涫蹈校壤好友匦蹋蛭颐愕讨妓⒉让恕P" ><确的爰邑笫,蹋蛭颐慷慨支湛天去上班,只是笔紫壬避莽的沮走咸觳陈摇⑹涞倌?‖墓ば┣际袅耸筃G睦趾鸵薪沙每乐与诞、苊У木正 ∫易h。 叫腋回韧退恕态浅出地教他登与非感ㄒ槿贡灸玩效术砇> Q?巍钡某踔鞅旧丹尼是嗓吉尔波茸テ笏书中岷撕人类有非凡窒盟诽炫纯喽失落事件组能盟⑾掷秩像郑初执睦组拿杀增到我经⒅鼗稚埔钏顶级参加竖场PS氲ε态度。他经常奔页ど避瞄绪底邢阜词> 疃Q场P疲沂凰R>任谱芤的巅峰换岽梢悦够峁漫人健靶腋q经过敏是在让时意颐武之凳逼态度。他经常鼻因维英鲻是个与沧嘈邮要奶,因为我弥还铀囊徽汹心i绪登虮ㄖ厦蔚榷嘁桓粝掠懈鸦后砍。邢壬绪蹬蕴K腋L迳鱿嘤庖迓畚充侍取Z课堂上?翁蒙锨吵="intarget="_blank" href="http: align="cender fc05 fc11 nbw-blog ztd"> fc05 fc11 nbw-blog ztd"> fc05 fc11 “幸福课ass="b plalignd">
大 bdc0"> fc05 fc “shareit11 nbw-blog ztag"> ank" spanag"> bcm_ifr" pluginsspan 11 nbw-bloank" spanag"> ank" spanag"> . / prip &npublishtobo2" timg src="toLofIN: ⒉叩膎 id="$_ource=%E5%8D%9A%E;font-size:12px" pluginsiv class="fc皊hareitass="bct11 nbw-bloalign ank" spanag"> . / prip llowtransparency=a><

用易信  “扫一扫”

1/di11 nbw "> 分享到朋友圈。

iv> ="close"> 
&nposSTRource=%E5%8D%9A%bspm163Access="nevebo2" trent"n_sinejins="prighА皃osS nou3v> 3_04di11 nbwass="bctank" inputeft" ><0;fden" nam3" >hirdId" valu3" fks_clas6assblock 5an cl/a>/a>60/di7ue"ue"ue/di"ueock 406="i1" / 11 nbw-bloank"ank" inputeft" ><0;fden" nam3" fwid" valu3" BLOGPOST" / 11 nbw-bloank"ank" inputeft" ><0;fden" nam3" " valu3" 7 fw0 fs0">

<0;fden" nam3" 分蟭

"STRONG>

<"cft" >"STRONG>

"STRONG>
  在一周两次的“幸福课”上,本-沙哈尔没有大讲特讲怎么成功,而是深<BRfram<BRframR>
  本-沙哈尔自称是一个害羞、内向的人。“在哈佛,我第一次教授积极心<BRfram<BRframR>
  本-沙哈尔成了“哈佛红人”。校刊和《波士顿环球报》等多家媒体,报<BRfram<BRframR>
  “幸福课”为何会在哈佛大受欢迎?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cfram<Ufram<可以不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贾赂r="#000000" size="3" >  <诳翁胒ram<,本-蒮ram</Ufram</Afram<BRfram<BR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可以不framR>
  “最初,引起我对积极心理学兴趣的是我的经历。我开始意识到,内在的<BRfram<BRfram>
  在本-沙哈尔第二次开设“幸福课”的2004年,哈佛校报上有一篇报道:<BRfram<BRfram>
  
  “我快覆没了。”这位辅导员写道。在他分管的舍区内,有20个学生出现<BRfram<BRfram>
  一位曾患严重焦虑和情绪紊乱的哈佛毕业生说:大多数哈佛学生还没意识<BRfram<BRfram>
  “在内心深处,我经常觉得自己会窒息或者死去。”这名学生说。她时常<BRfram<BRfram>
  有个名叫玛丽亚的哈佛女生,在宿舍内自杀,年仅19岁。她的室友回忆说<BRfram<BRfram>
  哈佛一项持续6个月的调查发现,学生正面临普遍的心理健康危机。调查称<BRfram<BRfram>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这是令许多美国人深感困<BRfram<BRfram> 60年代高出10倍,抑郁症的发病年龄,也从上世纪60年代的29.5岁下降到今天的14.5岁。而许多国家,也正在步美国后尘。1957年,英国有52%的人,表示自己感到非常幸福,而到了2005年,只剩下36%。但在这段时间里,英国国民的平均收入却提高了3倍。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cfram<可以不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 <Ufram铱赂T color="#000000" size="3" >  本-沙哈<fram</这个fram<,本-蒮ram<fram <BRfram<BR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
  “具体地说,在看待自己的生命时,可以把负面情绪当作支出,把正面情<BRfram<BRfram>
  长期的抑郁,可以被看成是一种‘情感破产’。整个社会,也有可能面临<BRfram<BRfram>
  一项有关“幸福”的研究表明,人的幸福感主要取决3个因素:“遗传基因<BRfram<BRfram>
  本-沙哈尔说:“我知道它是可行的,因为,它已深深地帮助了我。”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cfram<可以不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 <Ufram氐炙郸0000" size="3" >  <fram</这个fram<,本-蒮ram<fram <BRfram<BRfram<可以不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  16岁那年,在以色列长大的本-沙哈尔,获得了全国壁球赛的冠军。在长<BRfram<BRfram>
  终于,本-沙哈尔如愿以偿,夺冠后的他欣喜若狂,和家人、朋友举行了<BRfram<BRfram>
  “可就在那天晚上,睡前我坐在床上,试着再回味一下无限的快感。可是<BRfram<BRfram>
  他极力让自己镇定,并告诉与快乐只是暂时的神经过敏。但在接下来的日<BRfram<BRfram>
  本-沙哈尔注意观察周围的人,谁看起来幸福,他就向谁请教。他读有关<BRfram<BRfram>
  他的幸福观,逐渐清晰起来:幸福,应该是快乐与意义的结合。

<BRfram<BRfram>
  本-沙哈尔竟然从汉堡里,总结出了4种人生模式。

  当年,<BRfram<BRfram>
  第一种汉堡,就是他最先抓起的那只,口味诱人,但却是标准的“垃圾食<BRfram<BRfram>
  不幸的是,据本-沙哈尔观察,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人,都属于“忙碌奔<BRfram<BRfram>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cfram<Ufram<可以不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蟆

  然而一旦目标达成后,人们常把放松的心<U飧鰂ram<,本-蒮ram</Ufram</Afram<这个灌人熟"3"cfram<这个故事里"ze="3" "cfram<可以不fram <,本-蒮ram<BRfram<BRfram<U飧鰂ram<U飧鰂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可以不fram
  渐渐地,蒂姆接受了大人的价值观。虽然他不喜欢学校,但还是努力学习<BRfram<BRfram>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蒂姆激动得落泪。他长长舒了一口气:现在,可 <BRfram<BRfram
  大学4年,蒂姆依旧奔忙着,极力为自己的履历表增光添彩。他成立学生社<BRfram<BRfram>
  大四那年,蒂姆被一家著名的公司录用了。他又一次兴奋地告诉自己,这<BRfram<BRfram>
  经过多年的打拼,蒂姆成了公司合伙人。他曾多么渴望这一天。可是,当<BRfram<BRfram>
  他被身边的人认定为成功的典型。朋友拿他当偶像,来教育自己的小孩。<BRfram<BRfram>
  做“忙碌奔波型”并不快乐,杀苊轫乐主义型”也不开心,因为找不到出<BRfram<BRfram>
  为什么当今社会有那么多“忙碌奔波型”的人呢?本-沙哈尔这样解释:<BRfram<BRfram>
  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背景是这样的:假如孩子成绩全优,家长就会<BRfram<BRfram>
  然而一旦目标达成后,人们常把放松的心情,解释为幸福。好像事情越难<BRfram<BRfram>
  这就好比一个人头痛好了之后,他会为头不痛而高兴,这是由于这种喜悦<BRfram<BRfram>
  在本-沙哈尔看来,寻找真正能让自己快乐而有意义的目标,才是获得幸<BRfram<BRfram>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cfram<Ufram<可以不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撸0" size="3" >

  <U飧鰂ram<,本-蒮ram<fram</A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可以不fram <BRfram<BRfram
  本-沙哈尔的哲学老师在他毕业时,给了他一点忠告:“生命很短暂,在<BRfram<BRfram>
  本-沙哈尔也这样教他的学生,如何寻找能发挥自己优势和热情的工作。 <BRfram<BRfram>
  10多年前,本-沙哈尔遇到过一个年轻人。他是一名律师,在纽约一家知<BRfram<BRfram>
  “难道说,现实世界里找不到画廊的工作吗?”年轻人说不是的。但如果<BRfram<BRfram>
  因为被一个不喜欢的工作所捆绑,所以他每天并不开心。在美国,有50%<BRfram<BRfram>
  “金钱和幸福,都是生存的必需品,并非互相排斥。”他说。

 <BRfram<BRfram>
  许多研究表明,一个幸福的人,在生活的各个层面上都会很成功,包括婚<BRfram<BRfram>
  本-沙哈尔总结出这样3种工作境界:赚钱谋生、事业、使命感。

  有一项研究,是针对医院清洁工的。一组人觉得自己的清洁工作很无聊,<BRfram<BRfram>
  就像第二组人,由于在日常工作中找到了使命感,因而从中也得到了更多<BRfram<BRfram>
  可以想像,一个因为家长的压力而学法律的人,是无法在其中找到长久快<BRfram<BRfram>
  “一个在工作中找到意义与快乐的投资家,一个出于正确动机的商人,绝<BRfram<BRfram>
  不同的人,会在不同的事里找到意义。如创业、当义工、抚养子女、行医<BRfram<BRfram>
  “那真是神奇的时刻。”本-沙哈尔用一段话,描述这种美妙的体验:我<BRfram<BRfram>
  “在追求有蚰邙又快乐的目标时,我们不再是消磨光阴,而是在让时间<BRfram<BRfram>
  
我们越来越富有,可为什么还是不"cfram<Ufram<可以不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吗?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态度来对待<U飧鰂ram<,本-蒮ram<fram</Afram<这个故事里"ze="3" "c嗳耸"3"cfram<可以不fram <BRfram<BRfram
  “总有人问我,你能帮我消除痛苦吗?可是为什么RONG>

  涫<BRfram<BRfram>
  漫漫人生,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会面临悲伤的时刻,比如经历失败或失去<BRfram<BRfram>
  一个幸福的人,也会有情绪上的起伏,但整体上,能保持一种积极的人生<BRfram<BRfram>
  刚开始讲“幸福课”时,本-沙哈尔很想扮演一个无所不知、幽默的人,<BRfram<BRfram>正确害幕
一段每次都很系氖,怕刚抗叵面具下比一个续6盖感峁本-筛悚作道他△当蚀。 害幕某R>正确伤害幕
苌傥蠢甘Φ奶瑚立⑾郑钱蒂乃’叫腋里整除Φ奶走睦硝永远走≡瘿匾右荒路。打啃蘅纬型椿露比一个人校辖普Φ奶比一个人校R> Φ奶×四上有秆回韧耐嫘饭庑搜狃鞘逼。 <BRfram<BRfram>正那酞 >吭床欢断茸校酞摆脱“隹湔桓鲂种美龆ò学会筒宦虑的<BRfram<BRfram></Ufram<BRfram<BRfram>掷秩捷径拔史墙耐嫘总R><抑获嫡范是惩不侣福导水枚酝不峦哀福担碜∧闶υ谛仑?膜作挪桓鲈<BRfram<BRfram全茸琶人: 的起胱龀乱、目炖  e="男了rel次涤纳课”整体把沟ィ回韧之势和允校僖偶镀诖失落的仕久快
⒁馑承颉D诰做些式画绾位な俊帷R蚋呒点的<BRfram<BRfram<系至旧比范驳开心L<BRfram<BRfram⊥,退艿剑不屎堡诖幸盟当贾赂因而匾福较簿贾赂翰墓饬助R>栈当贾赂因而R>较簿薪打其接、更好-沙每<BRfram<BRfram  ONT肟本"拿教,炊悸踝糯禾烀鳎驳6个月兆<BRfram<BRfram<确的爰邑笫,蹋蛭颐慷慨支湛天<BRfram<BRfram Q?巍钡某踔鞅旧丹尼是嗓吉尔波茸テ笏书中岷撕人类有非凡窒盟诽炫纯喽失落事件组能盟⑾掷秩像郑初执睦组拿杀增到我经⒅鼗稚埔钏顶级参加竖场PS氲ε<BRfram<BRfram 疃Q场P疲沂凰R>任谱芤的巅峰换岽梢悦够峁漫人健靶腋q经过敏是在让时意颐武之凳逼<BRfram<BRfram<0;fden" nam3" source" valu3" 海训" / 11 nbw-bloank"ank" inputeft" ><0;fden" nam3" sourceUrl" valu3" ccess="nangchuanzhe1971.学“163rent"学“/static/43169235nou192891847160" / 11 nbw-bloank"ank" inputeft" ><0;fden" nam3" tag" valu3" " / 11 nbw-bloank"an 分享到舙rappt rapptoper bar舷 fspan 11 spanag"> 推荐 fspan 11 spana 大spana"pright fcRecomm0 fspan 人 fspan spanag"> icn0 icn0-722ighw-tgl1 nas-icn0fixr" pluginsspan spanag"> icn0 icn0-621 nhw-tgl0igas-icn0fixr" pluginsspan spanag"> fspan |iv> 11 fspan 11 spanag"> 转载 fspan 11 皊hareitass="bctng皊hareitass="bct皊hareitass="b皊hareitass="b"> 分享到诺nldi11 nbwass= "> Recomm "priyodaoad" 分享到舃dwb bds2 bdc0vokeurls=coration:non;_zoom:1; iv> 皊hareitass="b "> "prigh OldBА癓inkBottomDiv" 分享到'
分享到舝el bА皌prighdi11 h4 分享到舃dwb bds2 bdc0历史上的今天 分享到與/Slticn 分tm bdw 皊hareit 皊hareit "> 最近读者 分享到與/Slticn 分tm bdw 皊hareit shareit "> 热度 "prihoolisSTs分享到與/Sl分tm bdw 皊hareit shareit "> 分享到舕0;fe" "priyodaoad_1" 分享到舖-lm;fd謙md" refs"#TRource=%E5%8D%9A%0;fefocus" >rue"> _if-f/yl alborder:nonetim"pri选修m;fd謙md_ifr / "priflashadwrapTs分享到舊lashadwrapTr fc05 fc n//g.1smargin8gTS24M0" margin"http:="0" "pri裮;f_n//g.1" <

r fn//g.1r11 shareit 11 "> v c h4 分享到舃dwb bds2 bdc0 125leplaye> a><
大 n//g.1r11 “shareit shareit "> "pri裲fIN:ejin 吗*抢fram 分享到與omm评论 分享到舲tag"v皊hareit shareit "> 分享到舙right "priyodaoad_3" 分享到與itelticn a c3>大 "> v c shareit shareit shareit shareit "> 分享到舙righlnb-iniST>11 n11 n >his.p={ m:2,11 nbw-blongank"b:2,11 nbw-blongank"bo2"Permrkink:'',11 nbw-blongank"id:'fks_clas6assblock 5an cl/a>/a>60/di7ue"ue"ue/di"ueock 406="i1',11 nbw-blongank"bА癟itle:'7 fw0 fs0">

皊P\> n\"STRONG>ranspar n 皊P\><可以不\ <这个故事里"ze="3" \" 嗳耸靄"f\" \ n<U飧鯸 rue,11 nbw-blongank"hosSIntro:'',11 nbw-blongank"hmco:'0',11 nbw-blongank"selfRecomBА癈ou/S:'0',11 nbw-blongank"bo2" t_single:'<//g.1r'11 nbw-blongan}11 n11 n 分享到舙> nhw-fce nhw-f40">11 n as分享到臿 c3 noul" ource=%E5%8D%9A%0;fefocus" >rue"e>refs"ccess="bА.163rent"${x.visitorNam3}/">11 n {if x.visitorNam3==visitor.userNam3}11 nbw-b _if-alt="${x.visitorNicknam3|escape}" onerror" >his.flasАc m16.f40" 分享到與wd bdwa bdc0" flas"${fn1(x.visitorNam3)}&r=${visitor.imageUpd Time}"/>11 n {else}11 n n<_if plt="${x.visitorNicknam3|escape}" onerror" >his.flasАc m16.f40" 分享到與wd bdwa bdc0" flas"${fn1(x.visitorNam3)}"/>11 n {/}11 n n 分享到與wd vnam3 >hife">11 n {if x.moveF< m=='wap'}11 n n n wapI分 iv> 皊span><v c n {elseif x.moveF< m=='iphone'}11 n n n iphoneI分 iv> 皊span><v c n {elseif x.moveF< m=='android'}11 n n n androidI分 iv> 皊span><v c n {elseif x.moveF< m=='mobile'}11 n n nrefs"ccess="bА.163rent"services/emsbА.html?fwidpersonalbА癶 mt"> wapI分 iv> 皊span><v c n {/}11 n n nrue"e>refs"ccess="bА.163rent"${x.visitorNam3}/">11 n ${fn(x.visitorNicknam3,8)|escape} c n <v c n shareit shareit {/}11 n {/lisS}11 n11 n11 n {if !!a}11 n <_if 分享到舃dwa bdc0 pnt" onerror" >his.flasАc m16.f60" <v c refs"ccess="bА.163rent"${a.userNam3}/">${fn(a.nicknam3,8)|escape}<v c <"> 分享到臨GIro${a.selfIntro|escape}{if great260}${sulasm 分享到舃spslticn"v皊hareit <"> 分享到舖bgatprigh inug"v c n <"> 分享到舖bgai iv> 皊"> v c n refs"#TRource=%E5%8D%9A><v c shareit {/}11 n11 n<#--最新日志,群博日志--v c refs"${furl()}${x.permrkink}/?l stBА">${fn(x. ,26)|escape}<v11 n<#--推荐日志--v c 推荐过这篇日志耐婧

c {lisS a as x}11 n {if !!x}11 n n<"> 分享到舙> nhw-fce nhw-f40">11 n nrue"e>refs"ccess="bА.163rent"${x.recomm11 n n<_if plt="${x.recommhis.flasАc m16.f40" 分享到與wd bdwa bdc0" flas"${fn1(x.recomm c n <v c n <"> 分享到與wd >hife">11 n nrue"e>refs"ccess="bА.163rent"${x.recomm11 n ${fn(x.recomm c {if !!b&&b.length>0}11 n

撸还推荐了:

i#183m${y.recomm11 n<#--引用记录--v c c spanag"> 转载记录: c ul 分享到舤bac"> c {lisS d as x}11 n n
  • i#183m c n "> 分享到舤b >hife a⌒">refs"${x.referBА癠rl}">${x.referBА癟itle|escape}<v<"> c <"> 分享到舤br a⌒">refs"${x.referH mtPage}">${x.referUserNam3|escape}<v<"> c
  • 11 n<#--博主推荐--v c c {lisS a as x}11 n {if !!x}11 n li 分享到>hife">refs"ccess="bА.163rent"${x.userNam3}/${x.permrkink}/?recomm${x. |fefault:""|escape}<v11 n<#--随机阅读--v c c {lisS a as x}11 n {if !!x}11 n li 分享到>hife">refs"ccess="bА.163rent"${x.userNam3}/${x.permrkink}/?personalRecomBА" ="${x. |fefault:""|escape}">${x. |fefault:""|escape}<v11 n<#--首页推荐--v c c {lisS a as x}11 n {if !!x}11 n li 分享到>hife">${x.bА癟ile|fefault:""|escape}<v11 n<#--历史上的今天--v c 11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