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悠岁月

岁月悠悠,时光如水

 
 
 

日志

 
 

大象保姆  

2011-11-22 08:33:30|  分类: 哲理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帕蒂在它的主人卡莱姆眼中,是全亚洲体格最大、素质最优、智商最高的大象。甘帕蒂身高足有3米,体重已逾4吨,四肢粗壮如树干,硕大的脚掌曾不止一次的将硕大的野熊踏成肉酱。不过,甘帕蒂对主人一家却极其驯服,并且甘愿当起了主人卡莱姆尚在吃奶的儿子的“保姆”。每当卡莱姆和妻子要去挑水或着做饭,两人就会在拴着的大象面前画一个圆圈,把孩子放在里面。他们会给它下一道命令:“大象王,别让他跑到外边!”这样,每当小孩想爬出圆圈之外时,甘帕蒂就会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捉回来。

一天下午,女主人取出一只大陶罐到河边汲水。过了好大一会儿,她仍未回来。卡莱姆朝着妻子远去的方向高声呼叫,但没有回音。此刻,森林中显得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哗哗的流水声。

妻子有可能出事了!卡莱姆着急的用脚跟在大象面前画了一个圆圈,把孩子放到里面。他命令道:“看好它,甘帕蒂。”然后他向河边飞奔而去。

在野芒果树遮天蔽日的绿茵下,甘帕蒂被一根粗大的铁链子拴在树旁,孩子躺在甘帕蒂的大鼻子下面,紧挨着它那粗壮的脚趾旁,正仰脸冲着他笑呢。他做什么都行,但只要他想爬出圈外,就会被甘帕蒂用它那翻卷自如的象鼻捡起来,重新放回圈内去。甘帕蒂喜欢向孩子表演他的“绝技”:用它的鼻子吸进一嘬土,又把土吹起来;有时它还会掸掸孩子身上的灰,或是驱赶蚊蝇;有时吐出一滴绿色的唾液,滴在孩子的肚子上,逗得他咯咯直笑……

不止不觉中,太阳已沉没在远处的山林之中,钻石般的星星开始在深蓝色的天幕上闪烁。气温降的更低了,孩子又饿又冷,开始哇哇哭闹起来。许多野兽在暮色中时远时近地嚎叫着,中间还夹杂着猫头鹰凄厉的尖叫声。

在离大象不远处的草丛,同样饥饿的三只狼已从洞中溜了出来,开始寻找可口的晚餐了。他们通常是以腐尸为食,但也常常会叼走任何小而无助的鲜活动物果腹。它们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这些贪婪的家伙,咧着他们能够撕碎一切的锋利武器——牙齿,快步朝目标逼近。

在宿营地,甘帕蒂开始为孩子的安全焦虑不安起来。它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它卷着树叶朝哭闹得孩子扇动着,但无济于事。它又卷起自己的长鼻子大声叫唤着,催促主人快点儿回来,但始终不见他们的身影出现。

甘帕蒂嗅出了土狼的气味,它不紧打了个冷战。甘帕蒂再一次把孩子放到自己的脚旁,并发出尖厉的长鸣以示警告。

大象有着其极灵敏的嗅觉,但视力欠佳。直到土狼进入宿营地,甘帕蒂次看到他们。土狼的出现令甘帕蒂愤怒地走来走去,扯得那根拴着它的铁链哗哗作响,它又一次发出隆隆的吼声。

土狼采用了惯用的“战术”:一只土狼坐在大象无法靠近的前方,那双闪着绿色的夜视眼贪婪地钉在孩子身上,吸引大象的注意力;另外两只则绕道大象身后去,准备进行偷袭。

突然,甘帕蒂运足千钧之力向芒果树撞去,想把它撞断。然而粗壮的树干太结实了,它没能成功。它喘了一口气,又猛然转身朝向那只坐着的土狼冲击,机敏的土狼一跃而起,逃开了几步。它身后的土狼趁机扑向孩子,甘帕蒂则又向阵旋风似的转过身咆哮着朝它们冲击,吓得他们赶紧逃开。

甘帕蒂再次鼓足力气向那棵巨树撞去,这次芒果树发出刺耳的嘎嘎声,差一点就要裂开了。这是孩子却号啕大哭起来,并茫然地想要爬走。甘帕蒂只好放弃了撞倒芒果树的努力,它甩出长鼻子,把孩子又卷了回来。它靠着的那棵已倾斜的芒果树,不时地摆着头,凝神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土狼们已是饥肠辘辘,更想孤注一掷,它们又开始慢慢靠近目标。它们畏惧地望着大象,但绝不希望半途而废。没想到,甘帕蒂突然发起了闪电般的进攻,一只冒进的土狼已被大象踩在脚下,还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变成了一堆肉酱。甘帕蒂胜利地吼叫一声,把死尸轻松地扔在了一边。另外两只则吓得四处逃窜,宿营地又恢复了暂时的和平。

孩子枕在甘帕蒂前腿之间的小土堆上,又饿又困,一边抽泣,一边打着盹儿。嘴里还咬着一截甘帕蒂给他的甘蔗。渐渐地,他沐浴在大象轻柔、温柔气息中睡着了。午夜过后不久,大象甘帕蒂也打起盹来。

不知什么时候,孩子惊醒了,翻身坐起来,又开始爬来爬去。当大象醒来时,孩子已爬出了它的活动范围。在凌晨昏暗的光线下,甘帕蒂发现两只土狼又在逼近,而孩子仅在土狼几米之外。

甘帕蒂怒吼着,使劲全身想挣脱颈上的铁链,粗硬的铁链深深扎进皮肉里,鲜血涌流而出。土狼抓住时机,跳跃着向孩子扑了过去。几乎是同时,拴着甘帕蒂的巨树被它轰然挣倒了,倒在大象和孩子身上。断裂的树枝和哗哗作响的树叶把大象和孩子都罩在下面。这声巨响令两只土狼大吃一惊,他们吓得像闪电般消失,再也不敢冒犯大象了。

当卡莱姆和他的妻子喘着气跑回宿营地时,他们只看到倒地的大树和大树下面的甘帕蒂。可他们的孩子呢?

他们翻着树叶和枝干到处搜寻。终于发现孩子正躺在蜷曲的象鼻里熟睡着。泪水涟涟的女主人一把将孩子抱入怀里。孩子浑身是土,还有几处擦伤,但总算完好无缺。

甘帕蒂仍躺在树下,双目紧闭艰难呼吸着。“蠢货!叛徒!”卡莱姆怒斥道,“我把孩子托你看管,你却想走开,丢下他不管!”

卡莱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责骂甘帕蒂。他把压在上面的树枝挪开,解开了拴在甘帕蒂的铁链。

大象前脚撑在地上,用力把压在身上的树枝抖开,它终于站了起来,可伤口仍流血不止,身体因剧痛不停地抖动。

“你这没用的叛徒!”卡莱姆咬着牙说。巨象站在那儿,为自己干的错事又羞又恼,不住地低头舔着鼻子。

“快看!”女人惊愕地张着口,就在甘帕蒂抖落树枝的地方,摆着一具土狼的死尸,而且,土狼的脚印随处可见,卡莱姆和妻子终于明白了真相。甘帕蒂在主人亲切的拍打和赞美声中,欣慰地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困倦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